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85167118的博客

西安艺语网络传媒印务有限公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自抽耳光无法为“打错门”自我救赎  

2010-07-27 13:23:23|  分类: 社会热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6月23日,湖北政法委厅官太太陈玉莲被几个便衣警察当成上访者痛殴。在被打一个月后,陈玉莲首次见到打人警察肖邦明和蒲全鸿。武昌区公安分局局长朱正新带领两名下属来到医院病房当面道歉。据陈玉莲妹妹陈翠莲介绍,打人者不说话,只是自抽耳光。(7月26日《新世纪》)

  国内媒体喜欢用“某某门”来形容丑闻,这个由“水门事件”发展而来的用法在汉语中别有深意。用门来形容的丑闻,暗喻着门中的东西长久是被掩盖与忽视的,而一扇门要想真正关上不仅需要民众的目光,更需要相关方面向解决问题的方向加以推进。尽管“打错门”事件不断被媒体提及,一次又一次地重入公众的视野,但其非但没能靠制度反思带来自我救赎,甚至整个事件进展也没能寻找到符合法治精神的解决途径。

  目前为止,整个事件惟一的进展来自于官方通报和处理结果,但这一进展却没能有效抚平公众的焦虑,而是让整个事件的进展继续纠结于还原真相的层面。民众的关注点从陈玉莲“另类上访户”的身份,到公安机关致歉那天谁都做了什么,说了什么,这都表现了媒体和公众在细节上的追问与还原真相的努力。

  可就在还原真相这个层面,相关部门也没能给出什么令人满意的答复,他们在通报中给出了与当事人叙述截然不同的事件版本,并至今拒绝公开可以令真相变得简单的视频资料。“打错门”没有被关上,而是被越开越大。

  新一轮的舆论关注没有顺着事件得以推进,却是随着细节的丰满横向展开。其中两个细节尤为值得深思,一个是道歉者“自抽耳光”这种类似于“苦肉计”的道歉非但无助于事件的解决,反倒为其蒙上了人治和情绪化的色彩;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来自于围观的上访者表现出的后怕,“那时省委南门就我们两口子和陈玉莲,如果警察真的打错了,那应该挨打的又是谁?”

  这种后怕不仅来自于围观的上访者,也来自于每一个公民。拳头可以无端出现在陈玉莲面前,就有可能出现于任何一个公民的面前,这本身就是对公民安全感的野蛮践踏。对于如此恶性的事件,最好的解决便是去完成一种社会救赎,而我们却不曾看到。

  按照常理,“打错门”被曝光,本应为社会带来巨大的反思空间,形成从个人的遭遇与命运的关注到制度性的反思。在反思精神的推动下,被撕裂的民众情感才有机会得以愈合,社会也会借此完成一种自我进化。事件的真正解决不是靠“自抽耳光”这种当事者的自残自贱就能实现的,而是要来源于制度性的自我救赎。

  一位公民,不管他是否贴有“上访者”的标签,国家都该有手段保障他不被无端殴打的权利。若警察扮演起了打手,是仅仅一个行政记过处分,还是这本就该是一个法律上不可触碰的高压线?这些问题靠“自抽耳光”回答不了,能够给予回答的是在解决过程中所切实彰显的权利关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